首页 >> 溶洞趣谈 >>行业新闻 >> 中国最美丽的古法纸,藏在这个千年溶洞里
详细内容

中国最美丽的古法纸,藏在这个千年溶洞里

中国最美丽的古法纸,藏在这个千年溶洞里

到大山深处,寻花问“纸”去

以前总在想,如何让那些“千年手艺”脱去它那件陈旧的衣裳,重回鲜活的容貌?直至我来到这个隐世的古法造纸之乡,抚摸那一张张柔韧的花草纸,我才认识到,手艺如人,要扎根与故土的山水,才干生生不息地繁衍,永远坚持青春的容貌。

石桥,既是一座自然石拱桥,也是“中国古法造纸之乡”的名字。石桥村坐落于贵州丹寨县南皋河畔,世代寓居在这里的山民,以他们对祖先执着的崇敬,传承着远古祖先的造纸工艺。

走进石桥,便走进了一片神奇的土地。古朴的村庄依偎在大山的怀里,一条小河蜿蜒穿过石拱桥,绿水微澜,清澈见底,偶尔传来妇女捣衣的声音。吊脚桥下,几架水车不停地转动,在风中哼唱着古老的歌谣……持续千年的丹寨皮纸,就在这样宁静的环境中滋养生成。

千年溶洞里飘来的草木暗香

来到南皋河边“大岩角”石壁下,有一座千年溶洞。溶洞宽百米,高80米,似一座庞大的自然屏障,遮盖着脚下竹木搭成的自然作坊。一股清泉从溶洞深处汩汩流出,石壁上草木郁葱。村民说,溶洞周围草木资源丰厚,水质好,而且恒常低温,让制造出的纸张格外柔韧、细腻,留存千年。

石桥人的造纸工序,与古籍记载别无二致。《本草纲目》写道:“蜀人以麻、闽人以嫩竹、海人以苔、吴人以茧、楚人以楮为纸”。丹寨皮纸的原料,就取自当地山林的构树、杉根。

构树作皮,山泉溶浆

每年三到五月,村民上山采集构树枝,剥皮晾晒,经反复蒸煮、漂洗,做成柔软的棉絮状构皮麻。将构皮麻浸入山泉水,参与仙人掌的汁液搅拌均匀,便做成白粥状的纸浆。

抄纸是造纸成败的关键,也是一项最具视觉美感的工序。只见师傅把纸浆倒入石砌的纸槽,纸槽内清水荡漾,纸浆悬浮于清水之中,若隐若现。将平整好的筛网框,往纸浆池中一压、一摇、一摆,竹竿弹跳之间,他已揭开纸框,连纸带筛送到湿纸堆上。这是技术性很强的生路,纸张的厚薄、均匀、平整度全靠这道工艺。

将皮纸固定在木框上,在石壁旁的空地上整齐摆放,就像平地起了一座纸的迷宫。润泽的古老纸张,呼吸着山谷的清风。

最后一步,屏息凝神,撕下薄如蝉翼的自然皮纸。

皮纸质地柔韧,耐腐蚀,是除了宣纸之外最优秀的国画用纸之一,还是国度修复古籍的必备材料。石桥人亲手制造的皮纸,源源不时地被送到各地藏馆、艺术家的手中,默默地持续着文化的生命。

花草纸,留住青春的纸中琥珀

几年前,石桥人主要制造样式简单的传统皮纸,直到几位香港客商来求制一种“藏花”的纸,村民们才发明了美丽的花草纸。

半透明的纤维中,隐隐显显露花瓣和叶脉的纹路,仿佛少女吹弹可破的肌肤,又如纸中琥珀,气质清新。用花草纸做成的书籍、贺卡、手提包等小工艺品,倍受海内外游人的喜欢,渐渐让这个隐世古村落芳名远播。

➊ 图片来源于「探求与发现」

➋ 图片来源于「雷虎&邓佳雯」摄

永生的古村寨,永生的古法纸 

往常,石桥村有一百多户苗汉人家传承着古法造纸技术。溶洞的作坊旁,供奉着蔡伦的牌位,每年春节,石桥人都会中止祭奠仪式。身着盛装的苗族妇女、孩子聚集在石桥下,长老摆上祭奠的供品,崇高而忠实。造纸对他们来说,是一种自然的信仰。

平日,石桥人造纸之余,还会教客人DIY花草纸、做工艺品,有客人从日本、北欧远道而来,他们都能轻松快乐地交流,此时的石桥人,和一个现代人无甚分别。但到了晚上,他们又会身穿华服,伴着美酒与古老的音乐高歌起舞,似乎回到远古文化。千年丹寨,是石桥人的根,而一张张古法纸,则是他们走向世界的大门。

年复一年,石桥村持续着传统的习俗,一如他们所造的纸,坚持着最原始自然的本性。古老和青春,在这些人、这些美丽的纸上存活着,是故乡的水土滋养着他们,让这个纸乡石桥的纸香得以永远延绵,既能跟随过去,亦能够走向未来。

本文由溶洞设计采集